遠征深圳Live House!

分析| 2017-8-24| Schindler

上星期六(15/7/2017)筆者參加了在深圳舉行的∞Anisong Party 2017,當天有春奈るな和いとうかなこ兩位從日本遠道而來的歌手表演。

從深圳福田口岸過關後,筆者乘坐地鐵,在幾番轉線後到了位於後海的會場。會場是一個於樓上的live house。後海感覺上是深圳其中一個的cbd,對於live house能夠在cbd生存,筆者有點驚訝。反觀港共政權接連打壓hidden agenda,香港在文化藝術這方面明顯落後於人,也顯示出政策配套不足的問題,明顯政府的發展重心不在於流行和次文化。(當然到深圳看live要考慮國情的風險www。)

會場雖然不大,也許於九展的live zone相約,但音響效果遠比九展star hall和麥花臣場館好。說到底舉辦live也是在專用的場地比較好。不過大概是宣傳不足加上marketing方面出現了問題,當天的入場人數不多,明顯票賣得不太好,還有有大量的贈票結果大部份的觀眾也不太投入。在營運方面雖然沒大問題,但在企劃方面8VOX八音創意大概要向香港各搞手學習了。也許門票的定價也是考慮因素。不過香港在場館方面,因為地產霸權和政策配套方面的不利,大概問題不易解決。

由於會場屬於小型live house,live house獨有的熱情不同於在
さいたまスーパーアリーナ等大型場館才體驗到的氣氛,於live house觀眾能夠在近距離和偶像交流,出來的效果還不錯,相信觀眾的熱情也能傳遞到偶像身上吧。

春奈るな和いとうかなこ二人落力演出,二人一共唱了20首歌以上。由於是共演的關係,雙方也沒有帶上他們的伴奏樂隊。筆者期盼已久的舊歌和5pb比較偏門的歌曲也能在這場演唱會中聽到。大概是因為海外場次和不是solo演出的關係,選曲比較熱門,多數都是唱A面曲,連年代久遠的歌曲也有機會聽到。期待新曲或個人album曲的觀眾大概有點失望。不過這是anisong的event,大概也預計到會選什麼曲。比較可惜的是沒機會聽到silent wind bell的現場演出。不過全深圳或全香港也不到100人通關了chaos;child吧。anyway,good show。

雖然如此,香港也是大家的根,如果有機會當然希望有機會在香港看到更多的海外演出。年前不凡音樂yoshiki那單事件炒了之後香港也接不到了什麼好節目,希望從事演唱會企劃方面的人能夠做好一點。那次事件真的是國際笑話。

題外話,880RMB的VIP真的太貴了,這價錢我出多數百元夠我飛去日本看live了。

相片轉自春奈るな的twitter。

作者最近文章

田中究竟在想什麼?談談捷號作戰。
艦娘這遊戲真他媽有意思。
little challenger 的隨想
神七無法變回前田敦子、板野友美、篠田麻里子、高橋南、大島優子、小嶋陽菜、渡邊麻友這幾個人。 吉岡茉祐不能做回那個nmb48一期生日下茉祐。 山本寬沒機會繼續produce wake up, girls。 時間沒辦法退回,進入了錯開了的時間線,可能性只會收束至一個結果,沒法回帶,也沒法跳至另外一個結局。
《煙花》,不是一部應該和情侶一起看,皆大歡喜會有好結局的愛情電影
進場看《煙花》的人究竟在求什麼? 這點不好說,當然有像我這樣是衝著岩井俊二和新房昭之的人進場的,但我知道我不是主流。我要說的是那班90%的人,衝進場的是想看什麼。毒舌一點去說的話,觀眾不會對一個完全有創造性的故事感興趣。觀眾要的通常是一個90%按照套路、10%帶點新意的故事。《你的名字》就是這公式的代表作。還記得學愛情哲學是老師對浪漫/現代愛情在作品中的表示方法是「或是不斷衝破阻礙自己與對方在一起的obstacle、或是死亡」;《你的名字》的故事的主線就是這種思路下的一種體現,什麼動用到殞石作obstacle,加了時空輪迴作新意等等,這是典型愛情作品母體的變種來的。
來說說10月新番《Just Because!》吧!(每週更新)
還記得那些年被鴨志田一所著的《櫻花莊與寵物女孩》感動,10月有他和比村奇石老師合作的原創動畫,我只想
遠征深圳Live House!
上星期六(15/7/2017)筆者參加了在深圳舉行的∞Anisong Party 2017,當天有春

文章作者

其他文章

個人化設定


登入本系統?不存在的,帳號系統還沒做呢。
深色配色: